霍嬛和苏羡刚到屋檐下,屋里霍爹的声音就在问:“嬛儿,是谁敲门?”

霍嬛看着苏羡,一时不知该如何回答,便道:“没,没谁,许是山里下来的野东西乱撞吧。”

村庄背后就是山,偶尔有山里动物下来也很正常。

霍爹带着睡意嘱咐她早点睡,然后就没动静了。

霍嬛胡乱应下,再看苏羡时苏羡也正看着她,她眨眨眼,也不能干在这屋檐下站一晚吧,她都快冻僵了。

于是乎她悄悄对苏羡道:“你跟我来。”

而后她便一手端着油灯一手拉着苏羡的手,暂带他回了自己的房间。

家里已经没有多余的房间给他了,而她房里有炉子可以取暖,因为她去洗澡前在房门外生了个炉子,准备一会儿用来烘干头发用的。

进房间时,霍嬛顺带把炉子也拎了进去。

油灯将房间映照得温黄。

她把油灯放在桌台上,回头时眼里漾着盈盈光亮,看见他不可谓不惊喜,确实是又惊又喜,道:“阿羡,你不是走了么,怎么又回来了?”

没等苏羡回答,她又伸手来拂了拂他肩上的雪渍,发现一时拂不干净,等化了就把衣裳打湿了,便又道:“你快些把这个脱了。”

苏羡披着件披风,也不拘泥,便解了下来,霍嬛拿着到门外将上面的雪渍全部抖落。

苏羡回眸看着她的侧影,淡淡回答她方才的问题道:“前面遇到大雪封路,不太好走,就又折返回来了。”

霍嬛问:“怎么就你一个人呢?”

苏羡道:“他们与我不同路。”

霍嬛随手把他的披风搭在臂弯里,诧异地回头看他道:“你秦叔和叔爷竟放心你独自上路吗?”

苏羡点了点头,道:“有何不放心的。”

霍嬛还是觉得有点不可思议,大抵是因为苏羡在她眼里一直是那个寡言少语的弟弟。

她把他的披风挂在木架子上,道:“快过来烤火吧。”

于是苏羡便几步走了过去,和她一起围在炉子旁。

他伸手烤火时,她便将挽着的湿发放了下来,微微侧着头烘烤头发。

风雪声将窗户拍得轻轻作响,一丝冷空气从窗户缝隙间钻进来,在屋子里流通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