在出发之前,顾霆渊起身想要陪着阮安蓝一起出门,可是半边身子都如同麻痹了一般,就连动一动手肘的举动都能够令身体传来针扎一般的细密刺痛。

顾霆渊咬着牙没有表现出来,但是煞白的脸色和僵硬的肢体动作已经说明了一切,阮安蓝立刻就敏锐地察觉到了,按住他的手肘不许他动弹。

阮安蓝说:“我和风尧他们去就行,你在家好好休息。不要逞强,我相信今天如果是我有什么事的话,你也一样会这么做。”

一句话就把顾霆渊给挡了回去,半靠在床边,表情莫测地盯着阮安蓝看了许久许久。

最终却只是摇摇头,轻声笑了出来,有些无奈地在她脑袋上轻轻揉了一把,温声道:“好。那就……拜托夫人了。”

搁在以往,阮安蓝肯定会红着脸嗔怪地跟他怼上几句。

可是此时此刻,这个时间地点,她却没有更多的这样的心思了。

深深地看了顾霆渊一眼,阮安蓝起身,点点头扭身就走,只是在走到门前的时候,忽然像是想到了什么,顿了顿,又折返回来。

顾霆渊愣了一下,正准备开口发问,就见阮安蓝单膝跪在床沿边,抱住他的脖子,在他嘴唇上轻轻印下一吻。

阮安蓝声音略显哽咽地说:“你一定,要好好地等我回来。”

……

通过一些情报网,阮安蓝打听到了目前除了g国皇室之外,还有一伙人在用这个名为尼尔马林的药物——拉里伯特家族的人。

巧合的是,这个拉里伯特家族如今的一家之主g·拉里伯特,同时也是gmonster的掌权人。

本章未完,点击下一页继续阅读